专栏

为什么欧洲不应磕头?

在中国,如下理论很常见:欧洲正不可逆转地衰落下去。你禁不住疑心,这是不是把希望和事实给弄混了。这种理论说,随着旧的经济大国被抛在后面,民主国家陷入了困境。中国在技术方面正抢占先机。随着美国走向自我封闭,衰弱的欧洲将不得不投靠东方。中国宏大的“一带一路”项目将连接东方与西方、新兴国家与老牌国家。猜猜这个项目将由谁负责?

这种理论还断言,西方自由主义已经过时。它繁琐、低效而且容易造成分裂,缺乏专制政权所拥有的集中力量实现共同目标的能力。它也不再能满足民众的要求——看看被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斗得溃不成军的建制派精英,以及欧洲许多地区的民族主义抬头吧。未来属于强人领袖,他们不受多元社会内种种互不兼容的要求所困扰——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最重要的,中国的习近平。

欧洲人面对这样的嘲笑往往过于软弱。原本非常明智的人在这种时候低声说,独裁者不无道理。习近平把国家实力与其伟大的中国梦联系在一起。技术的飞速进步让独裁者得以收紧对国家的控制。看看中国令人不寒而栗的实验,用一个电子“评级”就通过数字技术收集到公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将从信用状况到对党忠诚等一切信息综合在一起。

由于国内经济疲软,欧盟(EU)各国政府竞相争取与飞速发展的中国做生意。它们让北京方面能够将它们逐个击破。伦敦、巴黎和柏林看上的是中国富裕的市场,想向中国出口商品和服务;欧洲东部较小的外围经济体则希望从中国获取新的投资来源。人权问题现在靠边站。就在不久前,16个中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在布达佩斯的峰会上向中国总理李克强表示了敬意。

的确如此。但是,正如欧洲对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在对欧中关系均势的出色分析中所说的那样,即使是最重商主义的人们,如今也开始计算与北京做生意的成本。对中国而言,双赢太多时候指的是双重打击。

不管怎样,这些预测中的宏伟胜利有一个更大的缺陷——它们全都依赖于如下假设:历史是直线发展的,欧洲的困境是无法摆脱的,而中国将永远不受经济周期和人类对自由向往的影响。

事实正好相反,欧盟正在恢复。当然,英国要退出了,但时间的推移不断在证明英国退欧不过是一种荒谬的自残。欧洲其他地区恢复了经济增长。失业率在下降,投资在增长。希腊不再是一个可能拖垮欧元区的威胁。移民危机已经平息。在巴黎和柏林,人们对法德关系重振抱有很大希望。简言之,欧洲不再像是一个一蹶不振的大洲。

至于欧洲民主制度,民粹主义已经被控制住了。尽管民主制度有诸多不完美,但接二连三的危机也显示了民主制度特有的韧性。赶走无赖是“安全阀”。尽管很生气,但选民们并没有高喊限制个人自由,也并不渴望专制统治。对欧洲来说,现在需要的是恢复对其价值观和制度的信心。

一些人认为,中国很快就会统治世界,而另一些人则认为,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与政治压制之间的碰撞将让中国崩溃——这两派之间周而复始的争吵是愚蠢的。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