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

长治市协和医院诈骗勒索患者披着一张天使的外衣的“魔鬼

  怎么看你都是天使,可在一刹那间就变成了魔鬼?哦,原来你本来就是魔鬼,只是披着一张天使的外衣,给外界宣称你是 纯洁、善良、富有爱心,救死扶伤,童叟无欺 的天使,其实你就是害人的 魔鬼 !一、被忽悠进医院健康100(china1oo.com)2016年12月27日中午12点左右,家住长治市城区的A先生感觉下体不适就上网查询,结果刚打开网页就弹出来长治市协和医院的对话框,上面有五个医疗专家的头像 权威专家专注男科 的蓝色黑体字幕非常醒目,A先生正在注视这些专家的头像,忽然弹出一个 臧美孚教授头像 的对话框,并且有人和A先生搭讪: 先生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A先生马上回应: 我有一些病情需要咨询一下。

  臧美孚教授 回复: 你说一下。

  A先生就把自己的情况和他进行了陈述, 臧美孚教授 说: 你来医院一下,让我们专家进行一下面诊,这样可以确定你的病情是否严重也好治疗。

  A先生听过好多医院乱开药,乱医诊就大胆的问了一句: 你们不会进行敲诈勒索患者的钱财吧? 臧美孚教授 马上回复: 怎么可能呢,我们都是正规的医院,不会的请放心。

  就这样下午一点多A先生去了长治市协和医院。

  刚进大厅在正面的吧台后面三四个护士就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是在网上预约的吗? A先生: 恩,是啊。

  其中一名护士要求道: 你交挂号费58元,我带你上楼找专家。

  按照要求A先生交了挂号费随护士上楼见了一个姓徐的主任,徐主任正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女护士窃窃私语,俩人表情非常诡异,看有人进来马上抬起了头,收起了色眯眯的笑容,装出一副非常正经的样子问A先生: 怎么了? A先生看了看傍边的女医生没有好意思回答,徐主任好像看出了A先生的羞涩,很不在乎的说: 都是医生说吧,有什么不好有意思的。

  A先生还是看了看女医生一眼不好意思的说: 我今天早上起床发现我的++上面有红疙瘩。

  哦,有不洁性行为? A先生: 没啊! 徐主任: 来我看看。

  说着把A先生带到了布帘后面,检查了A先生的病情,说: 你这是性病,很严重必须手术,你的包皮过长不切除你的病情很难治愈,再晚就会引起病变。

  徐主任的一番话让A先生不知所措,徐主任见A先生拿不定注意又强调道: 不要迟疑,做了能彻底治愈,很快的就十几分钟,也不贵580元 A先生迟疑了半天还是不想做,就给徐主任说: 以前没有发现这个 问题,也不影响我的生活,一切正常啊! 徐主任: 这种病是有潜伏期的,不做真的不好治愈,而且很容易发生癌变,已经非常严重了。

  惊恐中A先生说: 我定的今天下午去深圳的机票,怕手术后不能行动。

  徐主任: 没事的,手术就十几分钟,做了不影响任何工作,能赶得来,再说你这么严重的问题不马上处理延误时日就麻烦了。

  为了不耽误病情A先生最终同意了徐主任的治疗方案做 包皮切割术 ,徐主任见A先生同意手术马上高兴的让一直坐在其对面的女医生带A先生去做检查,抽血、尿检 完了被这位女医生带到了楼上手术室。

  二、挨宰在手术台上A先生就象一只挨宰的羔羊被护士带进了手术室,推上了手术台,女护士说: 把裤子脱到膝盖以下. 。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的A先生不免有点紧张和羞涩,就问医生(其实是一名护士): 疼吗?不会做坏了吧? 女医生说: 我是护士,你放心不会的 半辈子没有在陌生女性面前露过下体的A先生,这时也乖乖的脱掉了裤子,任由女护士拔弄。

  一会儿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后来知道他姓李),他穿上手术服,带上手套拿了消毒液在A先生的下体来回涂擦口中说道: 给你消消毒。

  一直担心的A先生安抚医生道: 大夫,你可得小心点,绝对不能出差错。

  手术医生说: 没事的,要给你麻醉的,一打麻药就不疼了。

  说着他用针剂进行麻醉,打完麻药,开始动刀,手术进行了大约十几分钟,这位医生停下手术非常惊讶的说: 哎呀,你这问题非常严重,已经深度粘连,不进行处理会癌变的。

  A先生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马上问道: 严重吗? 手术医生说: 恩,很严重,你看看。

  (由于是局部麻醉,A先生可以说话也能稍动)于是A先生抬头看了一下满是鲜血的下体,就紧张的闭上了眼睛躺下。

  看A先生紧张,手术医生问道: 处理吗? A先生: 处理,怎么能不处理。

  手术医生: 处理的交钱啊。

  A先生: 多少钱? 手术医生: 3800元。

  A先生稍作迟疑说: 交吧. 。

  这时一直站在身后的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医生马上拿来一张协议书样的东西,把签字的地方折叠了一下,递到了A先生的手里说: 你就在这里签个名字就可以了。

  ,说着把笔递到了A先生的手里,A先生无奈的签下了自己名字,这时一直等待的医生看到A先生签下了名字,才又开始手术。

  (前后大约停顿了二十几分钟。

  )手术照常进行,十几分钟后医生忽然惊讶的说道: 哎呀,这血管也有三根粘连在一起了,啊 呀呀 这么严重!这必须处理,这不处理不仅要影响勃起,而且会发生癌变,这可麻烦了,需要做深度处理。

  手术医生又一次停下了手中的手术非常惊讶的自语道(其实是为了引起A先生的惊恐害怕和注意),A先生没有啃声,他见A先生不吱声,就给旁边的护士说: 你去叫一下徐主任。

  徐主任来到了手术室,近前看了看也露出一副非常惊讶的神色说: 哎呀,是很严重的,这必须处理。

  手术医生看着A先生问道: 处理吗? A先生说: 既然有这么严重的问题那肯定处理呀?!处理吧。

  手术医生: 哪的缴费啊。

  A先生: 交多少? 手术医生: 5800元 说到这儿A先生已经听出了其中的猫腻,很郑重的对徐主任说: 徐主任,请你把今天对我的病情诊断全部写在诊断书里,你们该处理处理,我该缴费缴费可以吗?我的血管是否粘连我自己有感觉,我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徐主任见A先生生气并怀疑手术医生夸大自己的病情,马上换了一副面孔对手术医生说道: 先处理吧。

  说完走了,A先生余怒未消地对手术医生说道: 医生可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可不敢缺德啊! 也许是他们的鬼把戏让A先生揭穿的缘故,手术医生马上说道: 我只是告诉你你的病情,至于其他我不管。

  A先生没有啃声。

  手术结束后已经是下午3点50分,(原定于4点钟的飞机A先生也没有赶上。

  )下了手术台,A先生来到了徐主任的办公室,问道: 徐主任,你们医院给患者做手术之前就不进行诊断审清病情,制定手术方案,确定手术怎么进行,而是上了手术台看到哪儿做到哪儿费用交到那儿吗?你觉得这样的治病是不是有点缺德呢? 徐主任: 我没有缺德,是他(指手术医生)缺德吧! 因为机场有人等A先生急匆匆走了。

  晚上回家A先生怎么睡不着,就打那个网络平台的臧美孚教授的手机(18835518066)但是无论怎么打都是 该号码已经停止使用。

  三、黑幕在追问中揭开第二天A先生再次到医院进行了解。

  一进大厅询问吧台护士: 你们知道这个电话是那位医生的?有一个臧美孚教授吗? A先生把手机给了吧台护士看,她们说不认识。

  A先生又继续问道: 你们这里的网络服务平台谁在负责?都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她们只负责挂号。

  A先生又到了楼上找到了徐主任,徐主任皮笑肉不笑的接待了A先生,A先生坐下问道: 徐主任,我能看看你医师执业证吗? 徐主任: 我的证件在院长哪儿。

  满不在乎的说。

  A先生有问道: 我们去见见院长可以吗? 徐主任马上堆笑的说: 可以啊。

  说着起身带A先生去见院长。

  走到出大厅口碰到了一个姓崔的院长,崔院长个头不高,满不在乎的问: 怎么了? A先生说: 我想和你了解一些问题。

  边说边上楼到了办公室,扭头见A先生开的手机录像,很无所谓的说: 你说事就说不用弄这小儿科。

  崔院长说着就来挡A先生的手机,这时电话响了,他恶狠狠的对A先生说: 你出去等,我要接电话。

  说着把A先生赶出了门口。

  大约几分钟崔院长出来了,态度温和了许多,脸上的怒容没有了,问道: 你说吧。

  A先生问道: 你是院长吗? 崔院长: 我不是,只是打杂的。

  A先生又问: 你们这里的网络平台谁在进行服务? 崔院长: 不知道。

  A先生: 你们这里的臧美孚教授在吗? 崔院长: 没有。

  A先生: 徐主任是专家吗? 崔院长: 不是,是医师职业! A先生继续问道: 你们网络专家咨询平台的臧美孚教授是假的? 崔院长: 我可不知道,我刚来了。

  A先生: 你们这里医生做手术,就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费用交到哪里?谈不妥缴费手术就中途停下吗? 崔院长: 这事是有点过分。

  A先生: 你对这事能给我个说法吗? 崔院长: 我管不了,不是领导。

  A先生: 徐主任的执业医师证在你这里,我能看看吗? 崔院长: 在卫生局不在我这里。

  仅管满肚委屈,可还是遭到了医院领导的拒绝。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