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华莱黑茶多地涉嫌传销,曾涉案20亿元

  “中国经营报”微信公号6月23日消息,“让黑茶进入广大消费者的茶杯中”,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社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到,在华莱黑茶为公众所了解的同时,其涉嫌传销等问题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近日,河北省巨鹿县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巨鹿县公安局侦办了一起组织、带领传销活动的案件,抓获了湖南籍主要犯罪嫌疑人林某某,并传递了逃犯刘某在巨鹿县组织、带领华莱生物的黑茶传销案件。

  就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了巨鹿县公安局经侦队,巨鹿县经侦队方面暗示,由于涉事团队和人员涉及范围极广、造成的危害巨大,已经向公安部申请部督案件,目前案件正在审理调查中,案件进展将通过官方渠道统一发布。

  实际上,全国多地已将其定性为传销活动,甚至有相关人员为此入狱,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安化县的华莱公司却未受到丝毫影响,甚至有部门人员宣扬华莱生物已经取得直销牌照,是合法的直销公司。

  涉嫌传销被立案调查

  传销窝点涉及到华莱黑茶的新闻在各地并不罕见,但今日,河北省巨鹿县公安局发布了公告,侦办了一起组织、带领传销活动案件,抓获湖南籍主要犯罪嫌疑人林某某,并传递了涉嫌传销的逃犯刘某某组织带领华莱生物的黑茶传销,公告称目前把握的该传销人员中巨鹿籍会员有300多人,要求到场传销的人员主动到巨鹿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说明个人到场情况。

  在此次公告中,巨鹿县公安局首次以官方名义公开了华莱黑茶具体的销售模式,并将其定义为“销售物为‘湖南华莱生物有限公司’出产的黑茶的传销行为”。

  从巨鹿县公安部分公布的行销模式来看,只要购买一份4980元黑茶,在网上输入真实身份信息就可成为该公司的会员。

  成为会员后,公司会把每7个会员划为一组,称为消费组。在消费组内只要完成两份产物的任务,即吸引两个消费者购买产物,就有机会成为一个消费组的组长。只要该消费组共计完成8份产物的销售任务,作为组长就会获得5000元的奖金,并离开消费组进入经营组。

  经销商在进入经营组之后只要再帮手消费组的两人完成任务并进入经营组,就有资格成为经营组的组长,并获得1万元的奖金。每个经营组同样拥有7个会员。只要经营组的成员每将一名经销商从消费组晋升到经营组,那么该组组长就会获得5000元奖金,只要累计将8名经销商晋升到经营组,那么该小组的任务就算完成,该组组长就可以另外获得5.5万元奖金。

  巨鹿县警方在公告中称,参与者用本身的ID号为新会员申请ID号,通过不绝成长传销活动人员,并根据先后插手的顺序组成层级,繁衍似的形成一种“金字塔”式的等级布局,“这种以拉人头的销售模式完全符合国家规定的传销尺度。”民警告诉记者,从目前把握的案件来看,该团队的模式就是最传统的传销加上现代网络的营销团队打点,通过微信等社交工具撮合和吸引消费者插手,头目则通过微信群打点团队,且会按期聚会对成员进行集中洗脑。

  记者联系了巨鹿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案件还在调查审理中,因而把握的信息暂不能公开,且由于目前把握的大量信息涉及全国各地的华莱生物公司的相关人员,需要各地警方的配合,因而已经向公安部申请部督案件,“该案件和之前的云联惠涉传问题相似,全国各地都有案情,需要公安部统一督办。”民警告诉记者。

  华莱生物是何“物”

  近年来,全国各地警方屡次传递华莱黑茶传销的案件,甚至在湖南武冈市将部门涉传人员以带领传销活动罪判刑入狱。按照判决文书网中显示的供词,其行销模式与上文所述完全一致,但华莱生物的经营却未受到丝毫影响。

  根据经销商以及业内人士多方说法,在道恒国际系统的支持下,华莱黑茶是通过“电子商务+互助式分销”的方式畅通的。山东某经销商向记者展示了华莱生物的打点平台,经销商都是通过该平台购买黑茶等产物,但按照其平台的页面,其中明显区分了自我消费和他人消费,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消费组和经营组。

  湖北前经销商告诉记者,这些顶着华莱生物公司头衔的团队往往是在偏远地区成长,主要集中在一二线都会的周边县城,在平时主要靠微信撮合人脉,而到了线下开“培训会”时,又往往会在多数市的酒店中集中“洗脑”,给到场者造成只要“到场其中就能瞬间暴富的错觉”。

  记者也注意到,某省份和地区曾多次销毁和冲击涉及华莱黑茶的传销窝点。对此,山东某经销商告诉记者,在一个省份甚至一个市、区内,往往有多个团队,这些团队虽然都是自称华莱黑茶的人,但是由于是独立的下线组织互不相连,处于完全割裂的状态,所以本地部分往往打掉一个团队,其他的团队并不受影响,可继续行销。

  “所以全国各地的这些团队就犹如‘割韭菜’一般,一个团队被打掉了,而另一个团队又悄然地成长开来。”反传销人士马胜玲告诉记者。

  虽然在全国各地都有曝光出本地公安、工商部分查处涉及华莱黑茶的涉传案件,但仅有武冈市相关部分对涉案人员提起公诉。据该刑事判决书显示,华莱公司在该案件中主要饰演了向涉案人员物流派送黑茶,除此以外并无任何牵连,涉传问题全部为被告人的个人行为。

  马胜玲告诉记者,实际上这些流窜于各地的涉传团队很难被认定为一直是以公司为主导进行涉传活动的。

  对于各地屡屡发生华莱生物出产的黑茶涉嫌传销的案件,但却未涉及到华莱生物公司自己的问题,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目前并未有直接证据表白华莱生物是这些传销体系和团队的始作俑者,目前在逃的刘某某可能成为案件的打破点,“申请部督也是希望能通过全国性的涉案案件来获得更多证据和线索”。

  曾涉案20亿

  虽然华莱生物看似在全国大巨细小的涉传案件中“独善其身”,但多方消息来源暗示,早在2012年,湖南某地公安部分曾对华莱公司立案调查,涉及金额约20亿元,包罗华莱生物董事长陈社强、总裁张先枚、总经理龙明华均卷入案中,但最终案件却不了了之,具体原因尚不得知。

  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的两会上,华莱生物董事长陈社强以湖南省人大代表的身份呈此刻大巨细小的处所卫视中,并以黑茶财富代表的身份暗示要“让黑茶进入广大消费者的茶杯中”。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